装修工,真的很不容易

【时间: 2019-04-11 09:35 】【字号:

▲ 吊顶

“砸墙工,两个人工作两天,收费2700元。”“泥瓦工主要负责贴砖,两个人工作8天,收费6600元。”记者采访发现,多数熟练的装修工平均每天收入500元,一个月工作二十多天,每月工资上万。

在外人眼中,装修工人高薪且自由。事实真是如此吗?近日,记者走访装修工地,探寻装修工人背后的故事。

砸墙工

工作又脏又累

一般情况下,装饰企业的图纸出来后,第一个进场施工的就是砸墙工。4月2日,罗师傅带着砸墙工具来到春天江与城小区一业主家中砸墙。

看了施工图纸后,罗师傅抡起铁锤向厨房门附近的墙体砸去,随后,砖头一块一块地掉落下来。

一锤接着一锤,一个小时下来,大部分要砸的墙体都倒下了。此时,黄豆大的汗珠从罗师傅额头滴下来,罗师傅擦了擦汗,又挥起铁锤……就这样,大约用了两个小时,约两平方米的墙体(非承重墙)全部被砸掉。

“非承重墙比较好砸,有些墙体比较牢固,用铁锤很费劲,只能使用电钻,一点一点地钻。”电钻旋转速度较快,罗师傅拿着的手有些抖动,要用较大的力才能握稳,还要使劲才能将电钻钻进墙内。

电钻开启,发出的声音非常刺耳,十几分钟过去了,罗师傅才砸掉一小部分。

此时,满屋子尘土飞扬,罗师傅“披”上了一层“灰装”。

“如果连续使用几个小时的电钻,手都要抖麻。”除了砸墙,罗师傅还要负责打线槽。

据罗师傅先容,打线槽要严格按照施工图纸操作,左手拿施工图纸,右手拿粉笔在墙上画插座、开关盒及线路走向标志,画好之后才能用飞轮切割机在墙上开槽。

“砸墙是体力活,经常胳膊酸痛,而且灰尘很大,全身上下都是灰。我一般会多带一套衣服,下班时换上。”罗师傅说,有时候他帮装修企业干活,有时候是自己找活,每天工资500元左右。

▲ 砸墙

泥瓦工

多数时候弯腰工作

“师傅,大家家赶工期,麻烦抓紧时间。”泥瓦工赖师傅接到客户的电话,对方要求他加快施工进度。

据赖师傅先容,春季是装修旺季,近期,他手中的活比较多,要同时为两位业主贴瓷砖。

记者采访时,赖师傅正在贴厕所地砖,他用切割机将地砖切成小正方形,然后在背面抹上砂浆,再贴到指定位置,并用橡胶锤捶打,直到平整。

赖师傅先容,小块的砖比较好贴,越大的砖难度越大,如800×800毫米的客厅地砖,一块砖就几十斤,搬运、铺贴很费劲。

记者看到,赖师傅贴地砖时,几乎都是弯着腰,有时候地砖之间的缝隙较大,他还会掀起来重铺。

据赖师傅先容,地砖之间的缝隙必须严格控制,缝隙较大会影响美观,缝隙较小后期又容易起拱。厨房和卫生间的地砖缝隙控制在1毫米左右,客厅地砖缝隙1.5毫米左右,仿古砖缝隙可以稍大一些。

赖师傅说:“我的主要工作是和砂浆、贴砖,和砂浆讲究河沙、水泥的比例,一定要搅拌均匀。贴砖的时候要注意砖之间的缝隙以及花纹的搭配,尤其要注意厨卫墙砖,如果贴不好很容易出现空鼓问题。”因此,泥瓦工几乎是根据技术水平收费。

▲ 切割

木工

受伤是常事

刘胜良今年60岁,18岁就成为了木工,至今已有42年。刘师傅回忆,以前走街串巷做家具,做一张桌子要好几天。现在科技进步了,工具更先进了,客厅吊顶、三个衣柜、鞋柜、橱柜等,两个人最多一个星期就可完工,比以前省事多了,但依然很辛苦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刘师傅用尺子测量衣柜的宽度之后,开始切割木板,木板从飞速旋转的锯子上推过,立即被切割成两块。

“切割木板虽然省力,但也有一定的危险。”刘师傅说,受伤是常事。

除了危险之外,切割吊顶用的石膏板会产生大量灰尘。刘师傅说,有时候遇到刮风,风向突然改变,眼睛都睁不起。

刘师傅坦言,吊厅是木工活中最累的工序,人必须站在高处,一只手托举板材,另一只手固定,为了便于后道工序的操作,吊顶的要求是横平竖直,螺丝不露在木板外面。有些吊厅造型很复杂,工作时间一长,手臂又酸又痛。

如果是夏天,汗还会流到眼睛里,痛得睁不开。

油漆工

打磨墙体成“雪人”

黄师傅是一位油漆工,他的主要工作是刮腻子、喷乳胶漆等。

很多人认为,相对于室外作业,油漆工是相当舒服的工种。黄师傅却不同意这样的观点,他说,油漆工是装修行业最脏、最累的,而且要吸入甲醛,对身体很不好。

据黄师傅先容,油漆工主要是把粗糙的墙面磨平,把弯曲的墙角做直,把钉眼、缝隙补平,最后刷几遍乳胶漆,这是对砸墙工、水电工、泥瓦工、木工等活的完美包装。

“板与板之间的连接处经常出现裂缝,施工第一步就是贴牛皮纸。”黄师傅说,这是非常细致的活。随后,他爬上脚手架,左手提着装有腻子的小桶,右手拿着工具,一遍又一遍地把腻子刮在墙面上。由于是悬空作业,不一会儿,黄师傅脖子和手都有点不适,然后改到矮处作业,让手臂稍微休息一下。

刮腻子还不算辛苦,最苦的是打磨和喷漆。打磨时,用工具反复摩擦墙面,使其变得平整,这个过程会产生大量灰尘。打磨结束,全身上下布满白色的灰尘,就连睫毛上都是厚厚一层,整个人就像“雪人”。

他说,这还不算什么,仅是灰尘有点大而已。真正让他吃力的是戴着面具喷漆,油漆味大,刺激眼鼻,而且喘不过气来。

编辑:刘书香
记者:蒋金凤  
【县区资讯】
  • [市中区] 市中区深化农村改革助推“两化”互动、城乡统筹发展
  • [东兴区] 东兴区整治"保健"市场乱象百日行动成效明显
  • [资中县] 资中县组织收看全省宜居乡村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视频会议
  • [隆昌县] 隆昌市:开展“特种设备安全”执法行动
  • [威远县] 威远县:开展学校食堂食品安全大检查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